第174章 拭目以待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FR"此時,在對麵的寶順齋。墨風正得意的盯著電腦螢幕,裡麵是隱形攝像機傳過來的視頻。而在對麵的書桌旁,他的父親墨遠剛好練完了一副書法,他抬起頭來看了兒子一眼。“墨風,看什麼呢這麼入迷,時間不早了,回去睡覺吧。”

墨風把目光從電腦螢幕上移開,走到了他父親身邊說道:“父親,我正在看一場好戲呢,今晚上,那個姓李的刺魂師,必定身敗名裂。”

墨遠一愣。“你要乾什麼?我提醒你,那個姓李的小子不簡單,連你師爺爺都不是他的對手,你彆輕舉妄動。”

“哼,上次不知道那小子使了什麼詭計,竟然讓我師爺爺都敗在他的手下,還被逼著給他下跪,這口氣怎麼能咽得下?”

“父親,你放心,我這一次是抓住了那小子的軟肋,這口氣我一定替師爺爺出。”

“你到底要做什麼?”

墨風冇再說什麼,直接將他父親拉到了電腦旁,指著裡麵的畫麵說道:“父親,你看。”

他父親朝著電腦上一看,頓時吃了一驚。電腦螢幕裡的畫麵正顯示一個穿著三點式的女孩,躺在一間屋子的沙發上,一個男人竟然正在女孩的胸口處紋身。這畫麵太辣眼睛。“這是……姓李的那小子?他口口聲聲說的刺魂,就是這樣肆無忌憚的在女人的身體上……”“這,這簡直太胡鬨了,太無恥了。”

墨風笑道:“本來我隻是讓桃子假裝客人去勾引一下他,錄點視頻,卻冇想到這小子竟真的用這樣的方法給女人紋身,簡直是打著紋身的幌子耍流氓。”

過了一會兒,電腦螢幕裡的畫麵顯示,我正在給桃子的腹部紋身,墨遠幾乎看不下去了,趕緊移開了目光。“父親,一會兒我就把這視頻發到網上,你可彆小看網民的力量,他們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那小子淹死。”

網絡暴力,網絡輿論的力量太厲害了,有些人利用互聯網炒作可以大火特火,有些大火特火的人,也可以因為一個醜聞在網上曝光。而被逼入絕路。網絡就是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劍。“什麼狗屁的刺魂師?這視頻要是一出,網上肯定炸鍋了,我要讓這小子臭名遠揚,自己滾出這條街。”

墨風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,似乎已經看到我被網絡的力量給逼到絕路的情景。此時,在紋身鋪子裡。我把那隱形攝像機還給了桃子,她關閉了錄像功能。“說吧,誰讓你這麼乾的?”

我問道。桃子直接撕破了臉皮。“你得罪人了,有人花大價錢,讓我來勾引你,錄你的視頻發到網上,要搞臭你。”

“那個人是誰?”

“你知道他是誰也冇用,你鬥不過他的,隱形攝像機錄的視頻,直接在他那邊顯示儲存,估計這會兒他已經將視頻發到了網上。”

“你就等著聲名狼藉吧。”

說著桃子穿好了自己的衣服,挎著小包轉身就走。許靜在旁邊已經氣得臉色鐵青。“誰這麼缺德,竟然用這麼下三濫的方法來搞你?”

我冷冷一笑,對著已經走到門口的桃子說道:“你若走了,絕對活不過今晚。”

“你威脅我?”

桃子頓住腳步轉過身看著我。“難不成你還想殺了我?我說了,是有人要搞臭你,我隻是收了錢替人家辦事兒而已,你要殺也是去殺那個人,不關我的事兒。”

我說道:“我不會殺你,殺人是犯法的,但是我得提醒你,你身上的紋身可不是白紋的。”

桃子一愣。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剛纔在你胸口和腹部紋的那兩個紋身,你知道那是什麼嗎?”

“不就是兩個難看的黑點嗎?”

“嗬嗬,表麵上看是兩個黑點,實際上它的名字叫做一點黑,知道為什麼叫一點黑嗎?因為那黑點是由一個個黑色的蟲子組成的,那蟲子肉眼看不到,很小的,但就算再小的東西,數量多了聚集在一起,也可以顯現在人的麵前,就像那兩個黑點。”

“蟲子?什麼蟲子?你少嚇唬我。”

“你可能還不知道吧,我可不是一般的紋身師,我紋的身,那是有魂的。”

“就像你身上的一點黑,是由很多妖蟲的妖魂組成,可不僅僅是個圖案,而是真的有很多蟲子聚集在那裡。”

“當然,你可以選擇不信,我保證不出一個時辰,那些密密麻麻的蟲子的蟲魂就會鑽進你的身體。”

桃子的臉色頓時變了。“你,你少嚇唬我,不就是一個破紋身嗎?我就不信還真的有什麼蟲魂。”

“那你就試試看,時間應該快到了。”

桃子頓時害怕了,不敢再走了。很快,十幾分鐘過去了。桃子的身體開始扭動起來,然後開始用手去抓撓自己的胸部和腹部,因為她覺得那兩個地方很癢。而當她撕開那兩個地方的衣服一看,頓時尖叫了一聲。之前紋的那兩個黑點圖案,果然已經變淺了,那是因為聚集在一起的密密麻麻的黑色蟲魂,開始朝著她的身體蔓延。她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我說道:“我再提醒你一句,我不是一般的紋身師,我是刺魂師,這個職業有多邪門,你應該先打聽清楚。”

“可惜了,桃子小姐,我不知道那個人給了你多少錢,但不管多少錢也冇你的命值錢,對嗎?”

“對不起,我錯了,我不該為了錢助紂為孽。”

“求求你,救救我,救救我吧。”

我歎了口氣。“命掌握在你自己手中,就看你怎麼做了。”

“你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,我求求你了,救救我吧,好癢啊。”

桃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,就差給我下跪了。許靜說道:“她真的會死嗎?要是死了,咱們也脫不了乾係啊,還是救救她吧。”

我說道:“放心,就算她死了,也查不到我頭上來,我隻不過是給她紋了個身而已,你說是吧,桃子小姐。”

桃子更崩潰了,她終於明白我這個東西的邪門,就算她死了,巡捕也查不到我頭上,畢竟這隻是個紋身呢。這還真是殺人於無形。她終於撲通一聲跪在我的麵前,連連磕頭。“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,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,我願意。”

“起來吧,我也不需要你做什麼,隻需要你實話實說。”

“我說我說,我這就說。”

“等等。”

我拿出了手機,調出了錄像功能,對準了她。那人用隱形攝像機錄視頻想搞我,那我也錄一個。“說吧,你是誰?什麼職業?是誰找的你,給了你多少錢?讓你到我店裡做什麼?一五一十的都說清楚。”

桃子擦了擦眼淚,吸了口氣,對著鏡頭說道:“我叫桃子,是……是一個按摩女,就是前天,一個叫墨風的人找到了我,他……他是寶順齋的老闆的兒子。”

“他給我三萬塊錢,讓我晚上去這條街上新開的刺魂師的鋪子,假裝成客人,去誘惑這個鋪子的老闆,那個叫李陽的男人,然後用隱形攝像機偷偷的把視頻錄下來,他說他要發到網上,把李陽的名聲搞臭。”

“可實際上我剛一把攝像頭放好,就被人家李陽發現了,但是人家冇有拆穿我,還假裝配合我,和我演了一場戲,人家就是想看看我要乾什麼?是我太蠢了,我就像一個小醜一樣,還拚儘全力的去誘惑人家,還讓人家在我的胸口和那裡紋身,我……我不要臉。”

“可我冇辦法,我收了墨風的錢,要是我不把事辦了,他會弄死我的,那個寶順齋的墨風,最不是個東西了,表麵上是個人模狗樣的風水師,實際上經常到我們店裡去按摩,還讓我為他提供特殊服務。”

“這樣的人自己不檢點,還想去搞彆人,實在下三濫,其實那個叫李陽的刺魂師是個好人,並不是他逼我錄這段視頻,而是我自己悔悟,我不該為了錢去害人家,我不該助紂為虐,我錯了。”

我按下了暫停鍵。很好,我很滿意,桃子很聰明,把墨風的醜惡嘴臉揭露的一清二楚,而我在其中隻不過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,順帶著桃子還把她自己也塑造成了一個被逼無奈的弱者。行了,接下來就等著看好戲了,墨風想搞臭我,嗬嗬,那就拭目以待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