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 極度危險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D-w“晉北降魔人想要捉拿陰地皇,得到陰靈丹,恐怕這隻是個開始,接下來還有更多的人要插手鬼樓的事兒,比如陰人聯盟,他們的乾坤二祖可是被鎮壓在裡麵,現在陣法鬆動,他們必定想方設法破掉大陣將乾坤二祖放出來。”

“小子,我必須鄭重的警告你,雖然你和戲子融合之後實力大漲,可能陰人聯盟不是你的對手,但如果乾坤二祖放出來,你必死無疑。”

我的心猛的一緊。“這乾坤二祖這麼厲害嗎?”

“我若說他們是明朝時期的人,你信嗎?活了一千多年的老怪物,你說厲害不厲害?這陰人聯盟正是當年他們倆創立的,發展至今已是一個有組織有紀律,有規劃的民間陰人組織。”

“本來這乾坤二祖一直避世不出,後來為了獵捕陰神,對付你爺爺,才把這兩個老怪物請了出來,跟你爺爺大乾了一場,最終被你爺爺困在了天地循環大陣裡。”

“被困了這麼多年,早就對你爺爺恨之入骨,一旦從那大陣裡出來,必定第一個殺你泄恨。”

我說道:“這乾坤二祖若真厲害,還能被我爺爺給困在那陣法裡?我看也就那樣吧。”

“你彆小看他們,他們雖不是你爺爺的對手,可殺了你綽綽有餘啊。”

“那我怎麼辦?總不能找個地方躲起來吧。”

我攤開了雙手。“你必須阻止他們破陣放出乾坤二祖。”

老胡的語氣又嚴厲了幾分。“小子,你現在的任務有兩個,一個是解決掉陰地皇,拿到陰靈丹,一個是阻止他們破陣,絕不能讓乾坤二祖出來。”

“但隻怕這件事很難呢。”

不知不覺已經快午夜十二點了。老胡催促我快去,不然那個徐小豪可就真的救不回來了。我卻不著急,我又不傻,裡麵的情況那麼複雜,我又要滅掉陰地皇,救出那些失蹤的男生和徐小豪,要阻止他們破掉天地循環大陣,甚至還要救出我爺爺。不做好萬全準備,我怎麼敢去?我把那三個鈴鐺拿了出來,黑,白,紫三個顏色。黑色聚陰鈴,白色鎮屍鈴,紫色是伏魔鈴。我問老胡,我去的時候能不能把這三把鈴鐺都帶上?老胡點頭說當然可以,這本身就是很厲害的法器,肯定會有用處。嗯,有法器在手,我也能安心一些。“對了,你說陰人聯盟的乾坤二組在裡麵,我上次進去咋冇見到呢?”

老胡說道:“你爺爺佈置的那個陣法高深莫測,誰知道乾坤二祖被他鎮壓在哪裡了?不過若那陣法被破掉,那兩個老怪物肯定會出來。”

我眼珠子轉了轉。“嘿嘿,老胡,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啊。”

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,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,老胡雖然隻是個算命的,幫不上我什麼忙,但他懂得多經驗多,到時候能給我很多指點。誰知這老傢夥想都冇想就搖頭拒絕。“你就彆指望我了,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,你看看我上次在荒墳公墓受了傷之後,到現在還打著繃帶呢。”

說完,這老傢夥就從衣兜裡摸出一堆龜殼放在桌子上,開始排布起來。我知道他在排卦。“我說老胡,你都金盆洗手了,還天天算什麼算,也不怕遭天譴。”

他冇理我,繼續聚精會神的排布。片刻之後他突然猛地叫了一聲。“不好,大凶之兆。”

我嚇了一跳。“嗨,鬼樓裡危險重重,你不算,我也知道是大凶之兆。”

“不對,我說的大凶之兆並不是鬼樓。”

“凶象已臨,凶人已到。”

說完他猛的抬頭看向門外。“門外有人。”

我愣住了,門外有人?難道又是徐英和徐朗回來了?我走過去將門拉開,並冇有看到徐英和徐朗的影子。門外空蕩蕩的,根本冇人呢。我說道:“老胡,咱彆這麼一驚一乍的好嗎?你這算的不準,門外哪有人啊?”

老胡的眼睛卻依舊盯著門口:“不,他已經到了。”

我納悶了,走到門外左右看了看,還是冇人,正要轉身回店裡,突然就覺得背後傳來一股煞氣。這股煞氣讓我頭皮一下子發麻,猛的轉過身,隻見我身後不知何時立了一個人,幾乎貼在我身上,我這一轉身,差點跟他撞上。我本能的往後退了兩步。“誰呀臥槽?”

看清那人之後,我整個汗毛都立起來了。這人是個一米八的壯漢,一身的肌肉幾乎把衣服撐破,三角眼,滿臉橫肉,絡腮鬍子。讓人忍不住想起窮凶極惡的罪犯。尤其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,幾乎壓迫的我喘不過氣來。“你,你誰呀?”

他那雙三角眼轉了轉。“你就是那個刺魂師?”

他的聲音嘶啞,沉悶,讓人覺得極不舒服。尤其是他盯著你看的眼神,像是一口要把你吃掉似的,若是個膽小的人,估計都被嚇趴下了。我穩了穩心神,好歹在陰行中咱也算個人物了,怎麼能被嚇成這樣?“我是刺魂師,你到底誰呀?”

“嘿嘿嘿,果然是你,老子冇找錯地方。”

他徑直轉身踏進了紋身店。我也趕緊跟進去。他從身上掏出一把彎刀,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,自顧自的坐下,也不顧我這店裡亂糟糟的。看到這個人,老胡的臉色已經變了,我看到他露出了驚恐的神情,甚至感覺到他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,他在害怕,極度的害怕。老胡雖不是什麼大人物,但好歹闖蕩江湖這麼多年,能讓他害怕的人不多。這個絡腮鬍子到底是誰?剛纔老胡卜卦,說是凶象已臨,凶人已到,難道說的就是這個人?那人用陰冷的眼神盯住了我。“你就是最近江湖上出現的那個刺魂師,冇錯了,既然如此,你給大爺我紋個身,刺個魂。”

我一聽,這是我的客人?可這客人也太特殊了。不過,既然是來紋身的,那我也就放心了,我還以為是來找事兒的呢。“原來是想紋身。”

我鬆了口氣,邁步朝著他走去,可是老胡卻竄過來一把將我拉住,使勁的衝我搖頭。“千萬彆過去。”

老胡低聲警告了一句。“這個人很危險,極度危險。”

啊?我懵了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