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媯宗之石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極凡緩緩起身,立在籬前向外看著。蘇廷拱手跟上,拜了一句:“前輩,前些時日,晚輩曾多有耳聞,說是那風瀆山中靈氣歸蘇,生了異變,天階靈獸現身,許是與此有關。”

極凡喟然一歎,搖頭道:“我遺居此地多年,諸天萬事,早已是如聵似盲,竟不知會有如此之事。”

隨即,極凡轉身看向蘇廷,又道:“以剛纔妙娘所言,你與那位嗜血修羅體的姑娘,確已拜入了宗主門下?”

“是。”

蘇廷恭敬道:“回前輩。晚輩幾人此來,便是因領了師父命,前往天媯山拜謁山門。”

極凡向蘇廷看去片刻,點頭道:“宗主眼光果然依舊。那姑娘乃嗜血修羅體,百萬中之一數,已是不凡,你雖修為廢絕,卻仍是不滅羅漢體魄,此則更是千年難遇。能同收你二人為徒,宗主也可稱無憾矣!”

蘇廷謝了一句,卻是又問出一遍:“嘗聞妙娘所言,前輩乃是坎青道道主,敢問,所謂坎青道,與乾元道是何相關?”

“坎青道……坎青道……都是過往~”極凡默唸幾聲,眼神逐漸空洞,口中卻是娓娓而來:“萬古先前,有至賢近探體身,遠觀萬物,聚萬類之情,通神靈之德,乃悟太極。分陰陽,區四方星象,涵儘而生八卦。”

“及至若靈,靈氣消散,修行頹絕,東洲萬裡幅員,竟徒餘天媯山中靈氣尚算氤氳。我與琳兒師妹自幼迷戀修為,及至少年便相約探訪天媯山,曆荊斬棘而至,遍訪諸峰,終遇一奇石。奇石上書‘媯宗’二字,通體異彩流光,渾鬱不開,觸之則靈識清明、靈脈順然。我與琳兒圍坐奇石靜修,長進確是神速,期年之際便雙雙達靈脩境大成,隱隱有了破靈之勢。”

“卻在彼時,東洲遭外寇侵入,諸城世族門宗皆勠力同起,我與琳兒自不遑多讓,以散修之姿同入戰局。於戰之中,我二人又相繼結識懷鬆、聽寒、南煙、祖悅、司空累五名靈脩大成境同道,適纔有意趁勢開宗,廣攬東洲名士,以擴抗敵之軍。”

“隻是,外寇不絕,且凶猛異常,東洲諸戰場頻頻告急,開宗一事便遲遲未得成行。幾在敗局將定之時,宗主以散修之姿從天而降、力挽狂瀾,局麵這才寸寸好轉。”

“因宗主同為散修身份,我等七人便於戰隙夜訪軍帳,邀其共討開宗之事,不想宗主不僅直接應允,還開口便要以‘媯宗’為名。我與琳兒驚問下方知,宗主向天一脈,並非與我這般隻是遊俠散修,而是若靈以來便世代鎮守那媯宗之石,其修為冠絕之源,便與那奇石頗為相關。”

“隻是,向天一脈經了數千年而續,那時已然人丁凋零,徒餘宗主一人耳。我等感念其恩,不僅同意以‘媯宗’為名,且於帳中遙拜奇石為師,互稱師兄弟。隨後我等八人各領一方人馬,同開媯宗,分列五道三宮。懷鬆師兄領坤平道,聽寒師姐領震生道,南煙師姐領離原道,我便領坎青道,是為坎青道道主,而向天師兄所領,便是乾元道。”

話至此,極凡便坐回石凳,將息片刻。見眾人圍來,蘇廷適時發問:“前輩。世人皆知乾元道,卻不知所謂媯宗,卻是為何?”

極凡答曰:“媯宗之名,之前並未刻意隱瞞,隻是宗主本是奇石鎮守之人,出於守秘之由,並不願常提此名,我等也感懷於此,出則以乾元道代之。隻妙娘之類,雖知些秘辛,卻又非宗中之人,纔會不諱於此。”

蘇廷頷首瞭然,隨即又問道:“且我師父也非所謂向前輩,該是向天前輩。此是複姓?”

極凡點頭,旋即卻又搖頭道:“宗主曾言,初時鎮守奇石者,乃是向家與天家兩姓世族,隻是曆數代交融,終成一家,故自姓向天。”

而在此時,呆呆聽了半刻的陸舒依,終是忍不住舉手問道:“老師我問下,你倆啥時候,才他孃的能說到正事兒上?”

“正事?”

蘇廷一愣,道:“我二人所談,皆是正事。”

陸舒依卻是搖頭:“那我問你,你們幾個跑來找這老頭兒是乾啥來了?就是為了跑這兒考考古?”

蘇廷這才恍然,匆忙拱手問向極凡:“前輩,在下還有一事相問,我與戚藍師妹諸人此來龍都,乃是奉師父命,前往拜謁山門。可為何冷姑娘卻說,我二人此去,怕是會有去無回?莫非果如歸海俠先前所言,師父竟成了宗中內叛?我等此去,則會受此牽連?”

“歸海俠?”

極凡一愣:“你認得歸海俠?”

蘇廷點頭:“數月前,歸海俠收徒戚藍師妹,曾在天澹城留住許久,城中諸世族皆頗有瞭解。”

極凡聞言看向一旁戚藍,不由蹙眉問道:“那嗜血修羅體,非是宗主親徒,而是歸海俠之徒?”

蘇廷搖頭道:“之前確是如此。隻是後來師父親蒞天澹城,歸海俠悄然遁走,一番抉擇後,戚藍師妹才隨我雙雙拜師師父。”

“哦?”

極凡蹙眉更盛,略作思索後卻也坦然,道:“未料經如此劇變,宗主卻仍未換心性。縱是歸海俠如此之徒,他卻也未當場格殺。隻是……”蘇廷見極凡欲說還休,便問道:“隻是如何?那歸海俠如何之徒?竟值得當場格殺?”

極凡點頭道:“歸海俠此人雖來曆叵測,但委身兌宮多年,深得琳兒師妹看重,以至於琳兒師妹在彌留之際,不顧宗主反對,執意將宮主之位交與此人。歸海俠得權之後,山中便連生變故,先是艮宮宮主司空累師弟被曝屍荒野,之後震生道與離原道二位道主,便是聽寒、南煙兩位師姐,竟公然向坤平道道主,即懷鬆師兄發難,曆數其引敵叛宗之據,致懷鬆師兄久居秘境不出。”

“再後,巽宮宮主祖悅師妹約我秘言,道出歸海俠意圖收買於她、傾軋於我之事,我與宗主方纔意識到,那歸海俠恐有不臣之心。隻是還未待我二人做出如何籌劃,便在歸山途中遭人施毒暗害,修為散儘,流落至今。”

“施毒暗害?”

蘇廷不由問道:“前輩莫不是也中了那絕魂散?”

極凡點頭,須臾歎道:“那幾日,風瀆山生了異變,我與宗主前往探查,回山之時便遭數名修者圍攻,那些修者雖修為不高,卻出招詭異,暗器頻頻,我二人力戰之下也才堪堪能敵。卻是因此,數枚絕魂散擊來之時,我竟是毫未察覺,而宗主見後便以身軀擋下大部。我雖隻受了兩枚,卻也是散儘修為昏死過去,宗主受下大部,我以為已是十死無生,不想以你所言,宗主竟能獲安然,也是可幸。”

在場眾人聽聞如此秘辛,皆被驚到目瞪口呆,冷清更是被驚至無以複加,弱弱道:“晚輩所拜,便是歸海俠之外門,實不知竟是入了魔窟,一想便是後怕。”

戚藍也是心有慼慼,不由向冷清看去一眼。蘇廷則是向極凡拱手道:“前輩可知山中近況?我等此去,為何會有去無回?”

極凡點頭答道:“那歸海俠雖修為不顯,但手段頗多,聽寒師姐與南煙師姐,怕是早已被她收歸麾下,祖悅師妹如何我卻不知。她已在宗中經營多年,你等此番貿然而去,定然無可回還。”

此時,陸舒依卻打斷道:“極……老頭兒?極頭兒!”

“極頭兒?”

極凡無語。陸舒依道:“聽你倆說了這小半天了,我幫你倆捋捋,你看對不對啊!”

極凡道:“請講。”

陸舒依道:“戚紫今年多大?”

戚紫低頭答道:“回姐姐,已滿十六歲。”

陸舒依又轉向極凡問道:“你那個冇結果的初戀是啥時候死的?”

極凡答道:“約在八年前。”

“那就對了。”

陸舒依拍手道:“戚紫被送到戚家的時候也是八歲,她媽也是八年前死的,向老頭兒肯定那時候就感覺不對勁兒了,才把閨女送出去散養的。你說有理不?”

極凡略作思忖,恍然點頭,伸手欲言,卻被陸舒依擋下:“你先彆打岔。後來老孃們兒害了你們這個,又害了你們那個,你說她目的是啥?當武則天?還是閒蛋疼了?”

極凡剛要開口,又被陸舒依擋下:“你說那老孃們兒段位不高,你還說過你們那兒有塊石頭,摸著石頭經驗就能噌噌漲,對不對?”

“‘媯宗’。”

極凡點頭。“那她的目的會不會就是練級呢?”

陸舒依又轉向蘇廷道:“那老孃們兒在你們山頭當了幾年地頭蛇了,睡覺都能摟著那石頭睡,按理說早就該滿級了,可為啥她現在還是打不過向老頭兒?而且按你們說的,她應該連你爺爺都打不過。”

“為何?”

蘇廷不解問道。陸舒依伸手一指:“原因隻有一個。那石頭跟著向老頭兒他們幾個靈,跟著那老孃們兒就不靈了。”

隨即,陸舒依又指向戚藍,道:“弟弟,你還記不記得,那天在你家,你跟那娘們兒打完架以後,她那個哥哥是怎麼說的?”

蘇廷看向戚藍,道:“陸姑娘說你那娘們兒了。”

戚藍怒道:“以後不許再叫我……那娘們兒!”

陸舒依眼神一異:“她這仇記得,也太拖節奏了吧?”

隨即又道:“她哥哥說,那老孃們兒是要在你們市區擺什麼采陽補陰的陣,要加速練級,對不對?”

蘇廷想了片刻,點頭。陸舒依兩手一攤:“這不就破案了?”

蘇廷也是恍然,隻是思索須臾卻又疑惑問道:“依姐姐所言,若是那‘媯宗’之石尚無法助力歸海俠修為,她為何卻要遠赴天澹城?天澹城可是數百年來皆修為不顯之處。”

陸舒依搖頭一笑:“弟弟你這就淺薄了。那……你師妹是啥體質?你又是啥體質?你爺爺,你師妹她姑姑等級又為啥那麼高?就算老孃們兒還不知道你們三個變態,但你師妹她肯定是知道的。我約摸著,她呆在你們那兒那些天,肯定就是去踩點兒了。”

蘇廷聞言蹙眉片刻,最終看向極凡,點頭道:“晚輩以為,陸姑娘所言有理。”

極凡也是點頭,隻是疑惑道:“便是有理又如何?你等還是拜不得山門。”

陸舒依低頭一笑,道:“哼哼!你們要是真以為我就會馬後炮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”

“哦?”

極凡異色道:“姑娘還有如何能耐?”

陸舒依淡淡道:“正所謂太陽底下冇有新鮮事。一切準確無誤的預測,其實都是對已發生過的總結梳理。”

戚紫接道:“模態演繹推理。”

陸舒依點頭:“老孃們兒想練級,靠石頭又不靈,她該怎麼著?是不是找靠譜的地方?哪靠譜?一座小小的天澹城,先出了你和戚藍兩個小臥龍鳳雛,又出了你爺爺和她姑姑這兩個老臥龍鳳雛,是不是就成了最優解?你要是她,你舍不捨得放掉?”

蘇廷道:“那姐姐的意思是,那歸海俠還會迴天澹城?”

陸舒依點頭:“回是肯定會回的,不過不是現在。我估摸著,她肯定得先把眼前的麻煩事兒給解決了。”

“眼前?如何麻煩?”

蘇廷問道。陸舒依指向戚藍:“你們幾個就是麻煩。我要是那老孃們兒,好不容易把你們那乾元道給經營好了,又好不容易從向老頭兒手裡逃出來了,我肯定得抓緊時間打怪升級,好能揍過向老頭兒。但要是想保證升級期間後院不起火,就跟你們說的那樣,我肯定會先想法子把你們幾個解決了。”

蘇廷瞬間恍然:“無怪夜宿一線天遇險之時,那九首虺竟認得師父,怕就是歸海俠所遣罷?”

極凡也是點頭:“馴化靈獸之術,宗中便有記載。以歸海俠之修為,要想馴服一頭天階靈獸,雖說困難不小,卻也絕非不可為之事。”

幾人不論是否清楚,皆是紛紛點頭。陸叔貳也在一旁奮力聽著,卻似並未聽懂許多,心煩之下,不由伸手一揮,問道:“你們這扯東扯西說了老半天兒,貳爺我是聽得雲山霧個罩。我就想問問,按你們說的,你們幾個是不是都慫了,不敢去拜碼頭了?”

極凡點頭稱是:“宗中險象異常,定然不能前往。”

此時,戚藍卻看向蘇廷,道:“我倒覺得可以一試。”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